专注于现代教育技术
https://www.izhouran.com

在线学习?不,你只是在远程上课而已

在线学习?不,你只是在远程上课而已

在科技教育领域常驻的 20 年中,我从没想过网上上课的乐趣会来自老师怒吼着要求我 5 年级的孩子停止变换 Zoom 的虚拟背景功能;我也没想过过去一个月里竟然会发生那么多事,包括我那些不会说法语的邻居们开始用法语说“防疫封锁线(cordon sanitaire)”,就好像他们是拿着法棍的夏尔·波德莱尔(Charles Baudelaire),或者是拿着波尔多酒的巨人安德雷(Andre the Giant)。

在世界各地,媒体都在鼓吹“在线学习革命”,从幼儿园到研究生院的数亿学生现在都在网上学习,仅美国就有7000多万学生。世界经济论坛(The World Economic Forum)仿佛在新冠病毒的乌云中看到了一线希望,称疫情是“催化剂”,可能最终改变“几个世纪以来以演讲为基础的教学方法、根深蒂固的制度偏见和过时的面授课堂”。就像一位学校主管所说的那样,“这是一种快速进步,能够让人们打破旧制、进行创新。”

毫无疑问,对虚拟课堂的讨论目前非常火热。正如新罗谢尔高中(New Rochelle High Schoo)的雅法·西格尔(Yaffa Segal)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所说:“目前大家对在线学习的讨论很热烈。不同的意见满天都是……不过我很享受这种争论的氛围。如果没有这种充满创意和智慧的环境中与大家交流,我甚至觉得我会很孤独。”

与此同时,成千上万的学生和他们的家人正在经历的事情却让他们感到非常沮丧,一位以色列母亲在网上发表了一段充满情绪的文字:

“听着,这种远程上课方式根本行不通。说真的,这是不可能的!我小儿子的音乐老师今天早上把乐谱发送给我。可我该怎么处理这些我看不懂的东西?我家里又没有乐队!我根本看不懂乐谱!这个孩子教完后,我要去教我另一个孩子了。科目包括科学、数学……天哪我怎么可能知道如何换算假分数……如果我们不死于冠状病毒,也会死于远程上课。

在家里,当我在读八年级的孩子告诉我,有些学生提前录好自己坐在桌子前的视频,然后把这段视频作为后续课程的虚拟背景时,Zoom 课堂的局限性就变得很明显了。此外还有很多让人上课分心的东西,比如狗、家庭成员、床,甚至是令人讨厌的“zoombomb”内容(编者按:“zoombomb”指通过Zoom传播的色情暴力和种族歧视等内容)。密歇根州教育部门上周也看到了这一点,因此宣布学生们用Zoom上课的时间不计入K-12公立学校的学时。

现在,世界各地的学生在Zoom和其他平台上体验的不是“在线学习”,而是“远程上课”。教育技术专家协会Educause的Susan Grajek将“远程上课”与“在线学习”区分开来。她说,“远程上课”不过是一种“快速、特殊、虚假的缓和策略”。

FLG集团是一家领先的教学设计服务公司,主要聘用退伍军人和军属,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内森•埃克尔巴格(Nathan Ecelbarger)将精心设计的在线课程描述为:我们的在线课程通过利用现实世界、新鲜话题和案例研究来激发学生讨论甚至引发共鸣,同时课程还兼具互动性和即时反馈性,将学生的参与感放在首位;我们的课程删除了对学习没有任何帮助的功能,使教师可以更容易地组织和引导学生;课程通过鼓励实验研究和原创思维而非死记硬背教材来重塑评估体系;课程还设置了学习目标,直入主题,为学生回答“我能获得什么”的问题。

如今,尤其是在这个新经济时代,“我能获得什么”的问题回答通常指向大学生可以获得一份好工作。将电子文凭与学生的技能结合起来,让雇主看到学生的能力,并将雇主的实际工作经验带入授课中,可以大大提高学生的成绩。你在Zoom课堂里是找不到这些的。

虽然很少有在线课程能够全部达到这些严格的标准,但他们都在教学中或多或少地考虑到这些标准。然而,现在有很多课程是录播的——主要是为了方便学生、教师和机构。正是由于这种拼凑的、不同步的录播课程形式的存在,使得我们在过去20年里所熟知的在线课程总是试图模仿线下课堂的三种元素:课程、讨论和作业。我们会照搬这些元素——以书面或视频的形式讲课、通过讨论板进行讨论、以及布置书面作业,而这些元素极大限制了我们对在线学习的创造力,尤其是很多元素根本就无法在手机上实现。

在线学习?不,你只是在远程上课而已

录播式网课也因完成率低而臭名昭著。这主要是因为在这种环境下教师无法控制学生的注意力和行为。不管课程设计得多好,在上课的同时,学生都可以随时打开别的应用程序或浏览器,甚至把手机放下去做别的事儿。

不过,尽管远程上课在整合教学设计原则以提高学生成绩(并保持家长的理智)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在线学习仍然可以从中汲取经验。

没有任何正当理由可以解释为什么每门在线课程都不采用师生定期直播课模式——介于每天和每周之间?(美国的精英大学选择的在线课程提供商2U坚持至少每周同步上课。)教学设计者如果这样做的话,可能会引发爆炸性讨论,大家不再担心合法性问题,而是侧重于讨论如何打破限制和约束进行创新。

将最好的远程上课模式和“在线学习”相结合,会带来高质量的课堂体验吗?答案是不会。但这也比目前在互联网上流行的几乎所有学习方式要好得多。

文章来源:Edsurge

原文作者:Ryan Craig

编译:鲸媒体阿璀 

在线学习?不,你只是在远程上课而已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周然工作室 » 在线学习?不,你只是在远程上课而已
分享到: 更多 (0)

周然工作室-专注于现代教育技术

微课专题课程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