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现代教育技术
https://www.izhouran.com

杨九诠: “后课程”时代的想象

内容提要:

如果按照库兹韦尔给出的2045年奇点到达的节点,未来的教育,将是怎样的一个不可思议的人类景观?我们说“不可思议”,不是说不可思、不可议,相反,必须思、必须议。

随着时段的延展,这将是一个从推测到推想再到想象的过程。我们就是在既“思”且“议”中,走向那个“不可思议”。

瑞士著名学者Hans Kung称后现代主义为“大范式”,以表示这一划时代潮流的广度。现在与未来,正站在作为“大范式”的前现代到现代再到后现代的后一个历史跳转的豁口。

福柯在他的《词与物——人文科学考古学》的前言,从人类发展大时段的视角说道:“想到一旦人类认知发现一种新的形式,人就会消失,这是令人鼓舞的,并且是深切安慰的。”

所谓“人就会消失”,也就是作为文化的新的人类将会产生。而现在,即是其时。

我们常常用“教育的变与不变”类似的命题来回应未来。如果能够站在未来的“不可思议”的那个点上回视今天,又有什么不可变的呢?

所谓的“不可变”,除了一些空言泛语,留下的不过是现代主义的“大词”。而“大词”,倒是最有可能首先受到后现代的埋汰与淘汰。这些“大词”中,有一个,就是“课程”。

原文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0RPiU-sAJ_zzkMl4VdLoLQ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周然工作室 » 杨九诠: “后课程”时代的想象
分享到: 更多 (0)

周然工作室-专注于现代教育技术

微课专题课程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