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现代教育技术
https://www.izhouran.com

大规模在线教育的六点启示

 

世界范围内很少有国家能够在短时间内,以教育和科技的大规模结合来实现全体学生居家学习。

教育创新与科技创新也在助力形成新的经济社会增长点,线上力量正在兑换为线下力量,为构建基于信息技术的新型教育教学模式和教育服务供给方式,提供深度变革的内生力量。

 

优质在线教育资源显现集约化发展趋势

根据调研数据分析,我们看到,由优质师资集中打造和承载的“视频录播”资源和形式,为教育端和受教育端所共同偏好。中肯来看,在线教育由于对软硬件设备、资源聚集、教师素质等方面的高位要求,相对难以形成学校和教师各自为战的个体化成功实践。同时,最好的课程却能以最低成本、最大规模、最高效率进行扩散和传播,这意味着优质在线教育资源的开发和开放,有着从上到下、一以贯之的集约化趋势。技术发展给教育领域引发的集约化、中心化、统一化趋势,将给不同地区间教育公平与均衡的推进以及跨区域(如长三角、珠三角、粤港澳大湾区甚至内地-港澳/大陆-台湾等)的教育融合发展,带来非同一般的时代契机。但这种集约化的线上趋势如何与“线下教学”所承载的多样化、个性化、情境化取得平衡——线上集约、两线分化、各取所长,均有待关注和探索。

 

年轻师资是推进在线教育的重要支撑
根据调研数据分析,我们看到,任教年限越短的教师,其在线教育相关指标表现越好。也就是说,教龄越短,在线教育所需技能的掌握程度越好、在线教育过程中师生互动情况越好、在线教学实际效果的满意度也越高。年轻师资在此次大规模在线教学实验中显现了巨大潜力,并将在很大程度上成为未来在线教育发展的中流砥柱。

 

在线教育“特殊学习节律”有待深度探索与把握

 

根据调研数据分析,我们看到,在线教育中互动的维系、注意力的维系至关重要。提炼兴趣、内化感官体验,将知识传授轻量化、热点化、娱乐化以有效吸引和保持学生的注意力,是在线教育有效开展的关键。此次疫情期间在线教育的对象群体,基本上属于“互联网原住民”——生来就置身于互联网时代的学生群体。信息传播媒介的改变、知识承载平台的改变,本身就在形塑和制约着在线教育的特殊节律。从宏观上看,互联网经济本身是一个“注意力引夺经济”,也启示我们在线教育有着自身的、独特的存在逻辑与发展规律,有待深度探索与把握。

 

东、中、西不同地域间在线教育指标差异不可回避
根据调研数据分析,我们看到,此次西部地区在线教育在几乎所有数据指标上都落在后面。西部教师本身的在线教育技能掌握程度较差,而其感到的最大挑战是“学生家庭环境和条件带来的干扰与障碍”,最希望获得的支持也是“学生家庭在线学习条件的支持与保障”,西部学生每天在线学习的时间也显著短于中、东部地区的学生。经由在线教育而凸显出的“数字鸿沟”不可回避,加强对弱势地区、弱势群体的政策倾斜与集中保障势在必行。

 

中国互联网的普及性和先进性是在线教育的重要铺垫

 

根据调研数据分析,我们看到,此次教育抗疫事实上更凸显了中国互联网技术的领先性和普及性,世界范围内很少有国家能够在短时间内,以教育和科技的大规模结合来实现全体学生居家学习。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在线教学的主要方式中,教育系统以外的普通民用互联网通讯平台是迅速贯彻和保障“停课不停学”的中坚力量,教师、学生与家长的信息化素养和媒介素养也是在中国互联网的普及性和先进性大背景下所形塑的。进一步,教育创新与科技创新也在助力形成新的经济社会增长点,线上力量正在兑换为线下力量,为构建基于信息技术的新型教育教学模式和教育服务供给方式,推动教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以及驱动教育-科技双向赋能、智造未来的大趋势,提供深度变革的内生力量。

 

全民共识是迅速深度贯彻在线教育的核心关键
中国此次疫情期间在线教育有着成功的动员和舆论铺垫,并一度成为全民的舆论热点。据课题组另外收集的教育舆情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全网资讯中有关“在线教育”信息的情感属性中,正面和中性表述共计占比为96.61%。教育战线“用屏幕照亮前程,用技术跨越障碍”的适时行动与有效部署,为教育战线从“战时向平时”的过渡积累了卓越经验,打下了坚实基础。

(作者: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课题组 课题组负责人:王素;执笔人:王晓宁、康建朝、曹培杰、赵章靖)

大规模在线教育的六点启示

长按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大规模在线教育的六点启示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周然工作室 » 大规模在线教育的六点启示
分享到: 更多 (0)

周然工作室-专注于现代教育技术

微课专题课程设计